评“围剿王者荣耀”事件

  随着主流媒体对《王者荣耀》讨论升级,在人民日报“三评”《王者荣耀》谴责其监管不力之“毒”后,新华社今天再次发表深度评论文章,批判《王者荣耀》扭曲历史,严重误导中外玩家对于中国历史的理解。

  面对媒体对《王者荣耀》的继续围剿,圈哥认为:《王者荣耀》所面临的未成年人问题,反映出的是未成年人游戏受众的迅速崛起,其解决方法在各方监管;而游戏对历史的改编应需辩证思考、加强引导,但也不应一棒子打死。

  历史改编游戏何故批判至甚?

  新华社评论认为,将历史人物进行性别、外貌、时空的改编缺乏对文化的尊重与自爱,但在目前看来,对历史的改编是包括游戏在内的文学、影视、动漫等文娱行业所普遍存在的、非常正常的商业行为。

  文学作品最擅长的就是改编历史人物,以《甄嬛传》及其衍生影视剧为例,剧情、人物同历史对比同样存在巨大差距,腾讯网曾评论“《甄嬛传》戏说成分太过明显,容易误导很多年轻观众把剧情当成真实历史”,但因制作精良丝毫不妨碍它在国内获奖无数广受欢迎。

  在游戏中,我们可以看到更夸张的历史人物改编,光荣算得上是最热衷于“中国三国+日本战国”历史游戏改编的公司,其《战国无双》和《三国无双》系列游戏声明海外,在通过审批引进中国后同样受到各种欢迎。以三国女性人物大乔为例,本来孱弱的乱世女子在游戏中被改编成为了以一挡千的武将,游戏中不分时代的火枪地雷大炮同样频频出现。而国内手游中,《乱轰三国志》、《放开那三国》等三国系列手游同样将大乔作为武将登场,赋予许多与历史相差较大的技能和形象,但也受到广大玩家欢迎。

  《三国无双》中的大乔

  游戏与小说影视动漫一样,并不能非常准确地控制自己的受众人群,在改编历史的角度上,法律道德与含蓄的范围下,游戏改编历史跟小说影视动漫改编历史一样是积极的创造行为,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并没不应该有“改编罪”一说。

  新华社举例孩子在作文中写道“在老师讲荆轲之前,我一直以为荆轲是女的。”的确,以《王者荣耀》为首的部分历史改编游戏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青少年对于游戏的误读,改编程度的把握缺乏谨慎。但辩证来看,是否增加历史人物的频繁曝光,也能增加青少年对于历史和人物的了解兴趣和记忆。对于喜欢李白、荆轲、吕布的玩家,是否他也会更有兴趣去主动查查他们在历史上做了什么?

  历史改编作品,已成为文娱产品的常见手段,也越来越受欢迎。因为在快餐消费时代,哪怕价值观最正的历史科普、传记、正剧,对于青少年和甚至部分普通人来说都过于艰涩,主动阅读观看的受众规模还是较少。而广受欢迎的游戏增加了历史人物、事件的曝光率,增加了青少年主动了解历史的途径,需要积极引导和监管,而不是一味打压。

  确切地说,所有存在演绎形式的文学、影视、游戏作品都是在歪曲历史,只不过程度不同,《王者荣耀》在改编中的肆无忌惮也的确存在过失。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面对问题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味鞭笞,而是积极补救和正确引导,利用《王者荣耀》与历史结合的巨大影响力,说不定会造就一个积极普及历史知识的新窗口。

  《王者荣耀》让不负责任的父母现形

  新华社两篇文章在被中国之声等大微转载后引起网友们广泛讨论,有些网友认为“父母应该是孩子沉迷游戏的第一责任人”,有的则认为“商家是玩家沉迷游戏的责任人,‘吸毒’一样的玩家没有这么强自制力”。

  当游戏的企业管理变为社会共治,首先暴露出的是青少年游戏人群的剧增和企业家长对于青少年与游戏之间关系的忽视。

  短时间内暴露出现如此多负面问题,首先原因是游戏运营没有正确评估受游戏对未成年人能够带来的为题,腾讯应采取有效错失。截止出台“最严未成年人防沉迷2小时限制、锁硬件、限制消费”等措施之后,腾讯承诺的防沉迷基本已兑现,由于是事后补救面对指责也是应该。

  

  但游戏毕竟只是一个APP,它无法做到100%分辨玩家年龄,就像孩子沉迷看电视一样,更需要家长的监督。

  圈哥曾听过这样一个说法:“忙自己的工作或者娱乐的家长,没空跟孩子玩,丢给孩子一个手机玩游戏,孩子就会安静不吵不闹”。是否正是家长对于孩子陪伴和关爱的缺少,才让孩子最终只能在游戏中找快乐?

  一位电台主持人,控诉批判游戏让自己孩子沉迷导致眼睛失明,然而如此严重的情况直到孩子失明家长才发现出了问题,然后将所有责任推给游戏,这样对于孩子成长不负责任的父母,或许才是孩子沉迷游戏最可怕的元凶。

  结语

  在此之前,恐怕很少有游戏面临的未成年人问题比《王者荣耀》大、出现的问题多,这一方面提醒广大游戏厂商:面对青少年游戏人群的兴起,游戏开发中应积极加入对于未成年人的思考;另一方面,《王者荣耀》也给千万不负责任的父母提了个醒:将孩子的成长打包扔给学校和社会的父母将自食恶果。